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學者風采

李四光:大地之子 光耀四方

2019-12-17 中國科學報 任芳言
【字體:

語音播報

李四光

  1971年4月29日,李四光與世長辭,這是在其床頭發現的一張紙條:在我們這樣一個偉大的社會主義國家里,我們中國人民有志氣、有力量克服一切科學技術上的困難,去打開這個無比龐大的熱庫,讓它為人民所利用。(《李四光和他的時代——李四光書信簡集》)

1950年,李四光幾經輾轉從歐洲回到南京。

1924年,李四光和女兒李熙芝(李林)。

1969年的全家福。前排左起李夫人許淑彬、李四光,后排左起,女婿鄒承魯、女兒李林、外孫女鄒宗平。(鄒宗平供圖)

  人物簡介

  李四光(1889—1971),原名李仲揆。地質學家、教育家和社會活動家,我國地質力學的奠基者。1931年獲英國伯明翰大學理學博士學位,1948年當選為“中央研究院”院士,1955年被聘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1958年當選為蘇聯科學院外籍院士。歷任全國地質工作計劃指導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科學院副院長、地質部部長、中國科學院地質研究所所長和古生物研究所所長、中國第四紀研究委員會主任、中國原子能委員會副主任、地質部地質力學研究所所長等職。1969年當選中國共產黨第九屆中央委員會委員。

  一生寫下數百萬言140余篇(部)科學論著。創立地質力學,創造性地將地質學和力學結合在一起,提出構造體系新概念。運用地質力學理論和方法,在指導煤田預測,尋找多金屬礦、稀有稀土金屬礦等方面作出了卓越貢獻。提出的關于古生物化石的分類標準與鑒定方法,一直沿用至今;建立的中國第四紀冰川學,為第四紀地質研究,特別是地層劃分、氣候演變、環境治理和資源勘查等開拓了新思路。

  1956年4月,時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地質部部長的李四光到北京地質學院(現為中國地質大學(北京))作報告,主題是《地殼運動問題》。

  其間,李四光將一個金屬球套在自行車車輪的輻條上,當車輪旋轉加速時,金屬球從中心向邊緣滑動,當轉速變慢,金屬球則從邊緣滑向中心。用這個例子,李四光想說明一個道理:地殼垂直運動也受地球自轉速度變化影響。

  “那時整個屋子都是學生、老師,前排還有些蘇聯專家。”時隔63年,如今86歲的中國地質大學教授李東旭告訴《中國科學報》,“那是我第一次見到李先生,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我畢業留校,從事構造地質教學的初心,可能就源于此”。

  李東旭的人生軌跡真的因此而改寫:聽完報告第二年,他發現了李四光所說的旋卷構造。之后,李東旭當面向李四光匯報此項工作。

  其實,有許多人像李東旭一樣受到了李四光的影響。他們在地質道路上開拓創新,使新中國的地質事業蒸蒸日上、蓬勃發展。

  而這,正是李四光之心愿。

  謀篇布局 繪制地質藍圖

  1949年10月19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三次會議通過決議,成立中國科學院。60歲的李四光被任命為中國科學院副院長。任命之時,李四光正從歐洲秘密回國。

  次年5月,李四光抵達北京。與周恩來總理暢談近3小時后,李四光接下了組織全國地質工作的任務。地質工作要服務好國家經濟建設,要緊的任務有哪些?地質人才要交給怎樣的單位培養?當時全國的地質工作者僅有兩百多人,為征求意見,李四光給他們每一位都發了信。

  陸續收到回信后,李四光于同年8月提出全國地質機構要設立“一會、二所、一局”:“一會”即中國地質工作計劃調配委員會,“二所”即中科院地質研究所和古生物研究所,“一局”是中央財政經濟委員會礦產地質勘探局。

  1952年前后,全國大專院校院系調整,為解決國內地質工作者稀缺的問題,在李四光等人的積極推動下,北京地質學院、長春地質學院先后成立,南京大學等院校增設專科班,9所地質技術學校也開始籌辦。

  1952年,地質部正式成立,李四光任部長。隨后幾年,地質科學研究院(以下簡稱地科院)等相關專業研究所也陸續投入建設。

  盡管這一時期工作任務很繁重,李四光還是親自參與了北京地質學院的籌備工作,并兼任中科院南京古生物研究所所長、地科院下屬地質力學研究所(下稱地質力學所)所長。他還建議擴建中科院原新生代研究室,即現今的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全國性的地質博物館、資料館和圖書館也在這一時期完善擴建。

  據統計,我國第一個五年計劃臨近尾聲時,地質部門共勘探出71種礦產,其中64種獲得儲量,我國地質工作隊伍已有20余萬人。這一切與李四光的努力密不可分。

  獨辟蹊徑 創立地質力學

  李四光對地質事業的貢獻不僅是組織工作,他還創立了地質力學,首次提出將力學理論引入地質構造和地殼運動研究中。

  1920年,從英國留學回來的李四光在北京大學地質系任教。次年,在研究中國華北地區石炭二疊紀地層時,李四光找到了一種紡錘形古生物化石,并為其命名。

  仔細研究其演變過程后,李四光確定了一個現象:我國東部的石炭二疊紀地層中,北方以陸相沉積地層為主,而南方地層以海相占優勢。這反映出海水從地球兩極到赤道反復進退的現象。

  李四光想到,這可能與地球自轉速率變化有關,意味著不只是水圈,大陸運動也可能受地球自轉速度變化的影響,組成地殼的巖石也會留下相應的痕跡……

  就這樣,地質力學的萌芽破土而出。

  之后,李四光開始留意尋找區域性構造現象間的相互關系,比如“皺巴巴”的烏拉爾山脈。山脈東西兩側是俄羅斯和西伯利亞大平原,它們的南部邊緣被構造復雜的弧形山脈包圍。“好像一條長蛇,南北蜿蜒,這不能不說是歐亞大陸中一個突出的奇異現象。”李四光多年后在地質力學進修班上回憶,那時他已找到三大構造體系中扭動構造體系中的典型之一 ——山字形構造。

  但李四光沒有立刻下結論,他決定到實踐中檢驗這種概念能否行得通。在他看來,這些形變現象是地殼運動的陳跡,是“實實在在的東西”。

  1928年前后,李四光在南京、鎮江一帶發現了寧鎮山脈和茅山山脈形成的構造形式與烏拉爾山脈及其南部山系形成的構造體系相符。之后,廣西臺地、長江中下游等地的山字形構造相繼被發現。

  1941年在廈門大學演講時,李四光首提“地質力學”,1944年,在《南嶺東段地質力學之研究》一文中,李四光這樣解釋“地質力學”:“涵義為應用材料力學之原理,并就巖層變形后其所受應力分配之現象,以解釋地質構造。”次年他在《地質力學的基礎與方法》一書中,正式提出“地質力學”的概念。

  此后,《地質構造的三重基本概念》《地殼運動問題》等一系列著作相繼問世。1962年,《地質力學概論》正式出版,一套具體的科學研究方法在礦產資源勘查、環境和自然災害評估等領域發揮了重大作用。

  “20世紀50年代前后,國內地質院校授課以蘇聯教材為主,中國自己的教材不多。而李老的著作在一些傳統搞地質的人看來是‘天書’,若無力學基礎不易理解。”李東旭介紹。

  1954年,李四光發表了《旋卷構造及其他有關中國西北部大地構造體系復合問題》,這篇文章讓李東旭深受啟發。

  殫精竭慮 培養地質人才

  讀本科時,李東旭就常閱讀李四光的文章。畢業后,李東旭作為年輕教員留校,1957年——聽完李四光報告后的第二年,他在房山縣牛口峪發現了李四光所說的旋卷構造。

  李東旭發現,這種構造現象與傳統教科書里標明的直線構造不同,巖石呈扭曲、轉動構造。“這種現象課本上沒有,也沒有其他中國人關注,這是個新概念,野外很少人看到。”

  之后帶學生在湖北宜昌做地質填圖時,李東旭以李四光1926年留下的資料為參考,完成了黃陵背斜核部空白區地質圖,并進行地質力學解析。這項工作得到時任北京地質學院副院長馬杏垣的重視,之后,馬杏垣推薦李東旭考取研究生,師從李四光的學生孫殿卿,并建議他向李四光直接匯報。

  1962年,在地質力學所會議室,聽罷李東旭的工作匯報,李四光興致頗高。他夸獎李東旭工作仔細,又針對研究發表了自己的感想,滔滔不絕一直講到了午飯前。后來,馬杏垣接到孫殿卿的電話,才知道這是地質力學所成立以來,李四光頭一次因為匯報工作進行這么長時間的講話。

  1962年,首期地質力學進修班在地質力學所開辦,全國地質部門、主要地質院校和科研單位的研究者聚集到一起,由李四光親自講了幾節課,介紹了創立地質力學的原因、地質力學的基礎理論和方法。南京地質礦產研究所(現中國地質調查局南京地質調查中心)教授周濟元是首批學員之一。

  周濟元還記得,為闡明巖石力學性質及其變形,李四光拿出許多野外采集的卵石,邊講邊給大家看標本。“他講得深入淺出,我們也覺得很新鮮,都聽得很認真。”地質力學進修班共舉辦了3期,153名學員畢業后,大多回到了原工作單位,成為科研或教學骨干。

  從1920年在北京大學任教,到先后開設3期地質力學進修班,李四光一直為中國地質人才的培育嘔心瀝血:中國恐龍之父楊鐘健、中國筆石古生物學與生物地層學奠基人之一許杰、中國第四紀冰川學奠基人之一孫殿卿、石油地質專家康玉柱、地質力學家陳慶宣……這些名字響當當的科學家都曾是李四光的學生。

  “我們不但需要掌握地質學各部門最先進的理論,而且還必須經常總結自己的實際經驗,從而把指導我們工作的主導思想,提高到更高的理論水平。”李四光曾如是勉勵地質人。

  1971年4月29日,李四光與世長辭。人們在他床頭發現一張紙條,上面寫道:在我們這樣一個偉大的社會主義國家里,我們中國人民有志氣、有力量克服一切科學技術上的困難,去打開這個無比龐大的熱庫,讓它為人民所利用……

  人物生平

  ●1889年10月26日,出生于湖北省黃岡縣回龍山街下張家灣。

  ●1910年畢業于日本大阪高等工業學校舶用機關科,同年回國后在武昌曇華林湖北中等工業學堂任教。

  ●1913年,經黎元洪推薦,赴英留學,并于1917年通過伯明翰大學學士考試。

  ●1920年,回國擔任北京大學地質系教授。

  ●1928年,“中央研究院”地質研究所成立,任所長。

  ●1931年,被英國伯明翰大學授予自然科學博士學位。

  ●1936年,《中國地質學》完稿,交倫敦杜馬·摩爾第出版公司出版。

  ●1949年10月19日,被任命為新成立的中國科學院副院長。

  ●1951年,兼任中國科學院古生物研究所所長。

  ●1952年,地質部成立,被任命為地質部部長。

  ●1956年,全國石油地質委員會成立,擔任主任委員。

  ●1958年,被授予蘇聯科學院院士稱號,在北京參加第十五次最高國務會議,地質力學研究室更名為地質力學研究所,兼任所長。

  ●1959年,在青島療養時開始《地質力學概論》的寫作。

  ●1962年,舉辦第一期地質力學進修班。

  ●1965年,根據第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決定,連任地質部部長。

  ●1971年4月29日病逝。5月3日,《人民日報》第二版刊登李四光逝世消息,稱他“為中國的地質工作作出了重大貢獻”。

  記者手記

  與李四光有關的記錄太多了。

  即便不搞地質研究的外行人,李四光的名字也是從小聽到大。在電影、話劇和小說里,他是大地赤子,是摘掉中國貧油帽子的關鍵人物,做任何事都飽含激情、滿腔熱血。

  但這樣一位人物,本身是怎樣的?他有怎樣的性格?他愛怎樣的穿著打扮?從傳記、書信資料堆里爬出來,這些問題讓我心生好奇。

  我聯系的采訪對象中,83歲的周濟元先生和86歲的李東旭先生都因工作與李四光有過直接接觸。從他們口中得知細節后,李四光的形象變得更具體、更接地氣——他是一位永遠風度翩翩、衣著得體的科學家,而且話語親切,不讓人感到疏離。

  李東旭用“很斯文、很文質彬彬”形容李四光。或許和早年在英國的留學經歷有關,在他的印象中,“李老從沒有大聲說過話,也沒有做過很夸張的表情”。

  李四光還深諳男士穿搭法則。李東旭的一句話點醒了我:“你看看李先生的照片,是不是服裝總是那么規整?”的確,無論中山裝還是西裝夾克配領帶,他永遠衣著得體、儀表整潔。

  有一張李四光年輕時抱著年幼女兒的照片,他穿白襯衫,打深色領帶,西裝夾克和西褲剪裁得當。年邁時,李四光在一張與家人的合影里,穿一件款式經典的交叉領大衣,頭發梳得一絲不茍。

  如果我在現實生活中看到一位這樣的老先生,也不免會心生敬畏,更何況是李四光這樣的人物。

  周濟元曾在1962年到北京地質力學所參加第一期地質力學進修班。“剛開始我們不太了解李四光,我們剛畢業沒好久,畏懼心理是有的。”周濟元回憶。但沒過多久,他就發現李四光是“很平易近人的一位老先生”。

  當時李四光已經73歲,住在地質力學所附近的小院子里。在這里上課、生活,周濟元和學員總能見到李四光,而且,因為課后要討論問題,談自己的想法,他們有時會到李四光家中請教。如果學員提一些新問題,或與李四光的想法不太一樣,李四光也會鼓勵他們。

  周濟元曾向李四光匯報有關結構面力學性質分類和鑒定的新想法。“只要你找到依據,能區分開來,他就贊成。我們每次從李先生那里出來,都覺得很有精神力量,他對我們有新想法也很鼓勵。”周濟元說。

  讓周濟元終身難忘的還有一件事。一天傍晚,周濟元和學員吃完晚飯,正要出去散步,遇到了從外面開會回來的李四光。看到散步的年輕人,李四光讓車子停下,喊他們上車。在車上,李四光問周濟元等人近期的學習情況、吃住好不好、有哪些想法或意見。“我們覺得李老這個人名氣很大,但很平易近人,他很熱忱,鼓勵你好好學,鼓勵你創新。”周濟元總結道。

  說不完道不盡,李老堪稱“真性情”。

  (原載于《中國科學報》 2019-12-17 第4版 人物)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 蘇濤,測齡青藏高原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 金冠彩票-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