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訪談·視點

王渝生:儒學、科學與文明芻議

2019-12-13 中國科學報
【字體:

語音播報

  今年是孔子誕辰2570周年。日前,國際儒學聯合會在北京舉行紀念會,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出席并致詞,他表示,新中國70年的輝煌成就,凝結著當代中國人民的辛勤和汗水,也凝結著中華文明的智慧和精華。

  “共和國勛章”獲得者屠呦呦關于青篙素的研究,正是從東晉葛洪《肘后備急方》“青蒿方”所載“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中,啟發了新的研究思路,通過改用低沸點溶劑的提取方法,富集了青蒿的抗瘧組分,最終發現了青蒿素,應用于世界特別是非洲地區,挽救了數百萬瘧疾患者的生命。

  有著“人民科學家”榮譽稱號的吳文俊關于數學機械化思想方法的研究,受啟發于《隋書·律歷志》的記載:祖沖之領先世界千年之久的圓周率π值源于劉徽《九章算術注》“割圓術”,“割之彌細,所失彌少;割之又割,以至于不可割,則與圓周合體而無所失矣”。

  以上兩個例子,說明儒學、中國傳統文化對中國傳統科學的發展是有積極影響并有現代意義的。中國傳統科技基因,完全可以古為今用。

  科學是理論化、系統化的知識體系,是人類對自然、社會和自身的本質和規律性的認識活動和實踐活動,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科學思想是第一精神力量;科學還是一種文化,科學文化理所當然屬于先進文化。假如說中國傳統文化阻礙了中國古代科技的發展,那么,中國古代科學技術的輝煌成就從何得來?

  事實上,中國傳統文化早在2000多年前的春秋戰國時期,已經有了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繁榮局面。儒學的開門祖師孔子,是開創“私學”的大教育家,他以“有教無類”和“因材施教”、培養“博學通才之士”為方針和目標,對學生進行禮、樂、書、數、御、射“六藝”教育。其中,數即數學,樂和聲學有關,御和力學有關,射和機械有關。

  儒家的“六藝”教育具體付諸教材,即古代經典中,如《易》,“易道廣大,無所不包,旁及天文、地理、樂律、兵法、韻學、算術,以逮方外之爐火”;《詩經》中包含有大量蟲魚、鳥獸、草木,以及天文、地理、農業生產等知識;《禮記》中有農業與季節相關的知識;《考工記》則是有關手工業技術的專門著作。

  中國古代科技教育,分為官辦和民辦兩大部分。自秦漢以來的2000多年,官方興辦的科技教育,以天學、數學、醫學和建筑、工藝為主,而地方官學主要實施醫學和技術教育。如欽天監進行天文歷算教學和實踐,宋代著名的針灸銅人就是為醫學生教學和考試用的。

  孔子之孫孔伋(子思)的《中庸》:“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學、問、思、辨、行,完全符合研究科學的方法和步驟,即獲取信息、提出題目、邏輯推理、檢驗結果、躬身實踐。

  作為“孔子之言而曾子述之”的《大學》,有八目: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前四目指知識來源于實踐,而又指導實踐,“格物致知”為知之始,“誠意正心”為行之始,是為本;后四目是知行觀的外推于家國和社會,是為末。

  孟子曰:“天之高也,星辰之遠也,茍求其故,千歲之日至(冬至、夏至)可坐而致也。”強調的是實事求是、實踐出真知的科學精神和方法。

  《論語》稱:“子盡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這就是說,孔子在討論題目時不主觀,不武斷,不固執,不唯我獨尊。“當仁不讓于師”,即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這種科學精神是十分可貴的。

  今年11月28日,我出席了中國國際交流協會在故宮舉行的文明交流互鑒對話會議,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宋濤在開幕式致詞中說到,制度是文明的精華。我是學數學、科學出身的,對此深以為然,數學最講規律,科學最守制度。科學無國界,從古代四大文明古國到近現代亞非歐美,科技發展最能促進世界文明的交流互鑒。

  中華文明上下五千年,中華民族創造了聞名于世的科技成就。在規律和制度方面,數學講“規矩準繩”,天文講“天行有常”,冶鑄講“合劑模范”,建筑講“營造法式”……

  中國傳統科技在農業文明中領先于世界,也影響了世界,促進了世界科技文明的進步。

  從漢唐到宋元,中國通過陸路和海上絲綢之路,通過阿拉伯地區,同西方有頻繁的科技交流。據英國著名科學史家李約瑟研究,在中世紀1000年間,中國作為世界科技強國,有26項技術發明傳到西方,對歐洲近代科技革命產生過積極影響。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歷史經驗表明,科技革命總是能夠深刻改變世界發展格局。”近代歐洲16—17世紀的科學革命和18—19世紀的技術革命開啟了人類社會的現代化歷程,使世界農業文明走向工業文明,從蒸汽時代走向電力時代,20世紀現代新科技革命又迎來了信息時代。量子論、相對論的誕生,信息科學、生命科學的變革,以航空、電子技術、核能、基因重組、航天、計算機、互聯網、人工智能等為里程碑的技術革命,讓世界進入了空前繁榮的現代文明。

  近代以后,由于國內外各種原因,我國屢次與科技革命失之交臂,明清以降,仍然在封建老路上蹣跚地爬行,在世界上大大落伍了。

  明末清初和清末民初,中國的科學家和工程技術人員翻譯西方科學著作,學習西方先進科學技術,進行引進、消化、吸收,促進了中國近代科技的發展。

  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經過不懈努力,我國科技發展取得了偉大成就。在標志性科技成就中,陸相成油理論、人工合成牛胰島素、雜交水稻、青蒿素是有原始創新的,而“兩彈一星”、載人航天、超級計算機、基因組研究,則是從國外引進、消化吸收后的再創新。

  在近現代科技發展中,特別是工業文明后期,人與自然是對立的,人對大自然著重征服、索取,而不留意保護,結果遭到嚴厲報復,如資源匱乏、能源枯竭、環境污染、生態破壞、全球氣候變暖、自然災難頻繁等。中國傳統科技的核心是“格物致知”“天人合一”“經世致用”,中國古代的區域開發和經濟發展,強調人與自然界的和諧發展、共生共榮,這對當代生態經濟學、生態倫理學的發展有指導意義,有利于建設生態文明、促進社會可持續發展。因此,古今中外的科技發展促進了世界文明的交流互鑒,有利于構建地球生命共同體,進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作者系中科院自然科學史所研究員、中國科技館原館長)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 對我國“十四五”規劃若干領域發展的初步認識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 金冠彩票-主页